浙金信托因三项违规被罚80万元踩雷*ST凯迪

2019-06-26 13:57:36

作者:冷辉

日前,浙江银保监局公布行政处罚,对浙商金汇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金信托”)罚款人民币8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已经有多家信托公司被监管部门处罚。包括浙金信托在内,近期已经有中融信托、交银国际信托、中泰信托、华宝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领罚单。

浙金信托被罚80万元

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浙金信托主要存在:高级管理人员在获得任职资格核准前履职;结构化股票投资信托产品超监管规定的杠杆比例;个别信托产品销售过程未录音录像的违法违规事实。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理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办法》第四十七条,浙江银保监局决定,对浙金信托罚款人民币80万元。

此前在6月3日,上市公司经纬纺机(000666)发布公告,披露子公司中融信托收到银保监会黑龙江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告显示,中融信托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信托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信托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投资者适当性审查不到位”的缘由,合计被罚21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期已有多家信托公司领罚单,显示监管部门对于信托公司的监管并未放松。

具体来看,在今年4月,交银国际信托因“未经同意查询个人信息和企业的信贷信息”,被正规配资平台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处罚款人民币29万元。

今年5月,中泰信托因“2015年7月,违规承诺某信托财产不受损失”,上海银保监局对该公司给予警告处罚,并没收违法所得264.36万元。

华宝信托因涉及“2018年3月,违规发放某信托贷款被用于证券交易;2017年8月,开展某融资类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时,对个人理财资金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未尽合规审查义务;2016年11月、2018年2月,部分投资类银信理财资金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等多项业务违规,上海银保监局责令华宝信托改正,并罚款共计210万元。

“踩雷”上市公司*ST凯迪、天翔环境

除了被监管部门处罚之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浙金信托还踩雷了上市公司*ST凯迪和天翔环境。

*ST凯迪(000939)在5月29日公告了债务逾期情况,公司称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在一众包括银行、信托、证券、商业保理公司等在内的贷款单位名单中,“踩雷”的还有浙金信托,*ST凯迪债务未能清偿情况具体明细显示,债权单位浙金信托,涉及金额31725.53万元,逾期起始日为2018年5月11日。

如今,*ST凯迪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正规配资平台证监会立案调查。如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该公司股票此前已经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天翔环境(300362)在5月6日公告披露的债务到期未能清偿明细情况显示,借款人成都天翔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债权人浙金信托,债务余额15000万元,逾期起始日为2018年8月3日。

以此来看,浙金信托“踩雷”两家上市公司,合计涉及金额高达4.67亿元。

浙金信托2018年度报告显示,公司于2011年6月经原正规配资平台银监会核准开业经营。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7亿元,注册地在浙江省杭州市,股东及持股比例为:浙江东方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78%,正规配资平台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7.5%,传化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5%。

从经营数据来看,浙金信托2018年度营业收入为7.41亿元,净利润仅为1.54亿元,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靠后。

作者:冷辉

日前,浙江银保监局公布行政处罚,对浙商金汇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金信托”)罚款人民币8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已经有多家信托公司被监管部门处罚。包括浙金信托在内,近期已经有中融信托、交银国际信托、中泰信托、华宝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领罚单。

浙金信托被罚80万元

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浙金信托主要存在:高级管理人员在获得任职资格核准前履职;结构化股票投资信托产品超监管规定的杠杆比例;个别信托产品销售过程未录音录像的违法违规事实。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理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办法》第四十七条,浙江银保监局决定,对浙金信托罚款人民币80万元。

此前在6月3日,上市公司经纬纺机(000666)发布公告,披露子公司中融信托收到银保监会黑龙江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告显示,中融信托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信托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信托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投资者适当性审查不到位”的缘由,合计被罚21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期已有多家信托公司领罚单,显示监管部门对于信托公司的监管并未放松。

具体来看,在今年4月,交银国际信托因“未经同意查询个人信息和企业的信贷信息”,被正规配资平台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处罚款人民币29万元。

今年5月,中泰信托因“2015年7月,违规承诺某信托财产不受损失”,上海银保监局对该公司给予警告处罚,并没收违法所得264.36万元。

华宝信托因涉及“2018年3月,违规发放某信托贷款被用于证券交易;2017年8月,开展某融资类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时,对个人理财资金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未尽合规审查义务;2016年11月、2018年2月,部分投资类银信理财资金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等多项业务违规,上海银保监局责令华宝信托改正,并罚款共计210万元。

“踩雷”上市公司*ST凯迪、天翔环境

除了被监管部门处罚之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浙金信托还踩雷了上市公司*ST凯迪和天翔环境。

*ST凯迪(000939)在5月29日公告了债务逾期情况,公司称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在一众包括银行、信托、证券、商业保理公司等在内的贷款单位名单中,“踩雷”的还有浙金信托,*ST凯迪债务未能清偿情况具体明细显示,债权单位浙金信托,涉及金额31725.53万元,逾期起始日为2018年5月11日。

如今,*ST凯迪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正规配资平台证监会立案调查。如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该公司股票此前已经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天翔环境(300362)在5月6日公告披露的债务到期未能清偿明细情况显示,借款人成都天翔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债权人浙金信托,债务余额15000万元,逾期起始日为2018年8月3日。

以此来看,浙金信托“踩雷”两家上市公司,合计涉及金额高达4.67亿元。

浙金信托因三项违规被罚80万元踩雷*ST凯迪

浙金信托2018年度报告显示,公司于2011年6月经原正规配资平台银监会核准开业经营。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7亿元,注册地在浙江省杭州市,股东及持股比例为:浙江东方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78%,正规配资平台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7.5%,传化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5%。

从经营数据来看,浙金信托2018年度营业收入为7.41亿元,净利润仅为1.54亿元,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靠后。

今年下半年以来,银保监会继续加大对保险机构处罚力度。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显示,银保监会及地方保监局7月份和8月份两个月合计对保险机构(含保险中介)罚款3454万元。

分机构来看,今年下半年以来,财险公司被罚最多,7月份及8月份两个月合计被罚2190万元,占罚款总额的63%;中介机构合计被罚742万元,占比21%;寿险公司合计被罚488万元,占比16%。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寿险公司合计罚金占比较少,但环比增速较快。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8月份银保监会对寿险公司罚款345万元,环比大幅飙增140%。

两个月31家险企被罚

今年下半年以来,银保监会对保险机构持续强监管。整体来看,7月份及8月份银保监合计处罚了31家保险公司,50余家保险中介公司(专业中介、兼业中介、公估公司等)。

具体来看,银保监会8月份对保险机构合计处罚1810万元。其中,15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1150万元;9家寿险公司合计被罚345万元;26家中介机构合被罚315万元。

而7月份,监管对保险机构的罚款略低于8月份,合计罚金为1644万元。其中,11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1040万元;5家寿险公司合计被罚143万元;25家保险中介合计被罚427万元。

对比来看,银保监会8月份对保险机构处罚金额环比增加约10%。其中,8月份对财险公司处罚金额较7月份微增,但寿险公司的罚金是7月份的1.4倍。

从近两个月处罚原因来看,保险机构多因如下原因被罚:编制虚假资料、给予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利益、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变更营业场所未按规定报告、临时负责人实际任期超过规定期限并开展业务、销售误导等。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有5家机构被银保监会停业。例如,盛衡保险公估公司因出具的公估报告存在重大遗漏,被河北保监局责令停业3个月;某财险公司徐州中支因虚列财务费用、给予合同外利益,被江苏保监局责令停止接受商车险电销渠道新业务3个月;某寿险公司杭州电销中心因欺骗投保人,被浙江保监局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6个月。

太平财川分领8月最大罚单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有4家保险公司合计被罚超百万元,包括1家寿险公司、3家财险公司。

8月份,单张最大罚单为四川保监局对太平财险做出的处罚,合计被罚135万元。四川保监局8月2日下发的处罚函表示,经查,2016-2017年,太平财险四川分公司存在两项违法违规行为:其一,2016-2017年该公司存在编制或者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的违法行为。其二,2016-2017年该公司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的违法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车险恶性竞争依然是监管处罚的重灾区。今年8月份被罚超百万元的4家险企中,3家险企均为大型财险公司,其中被罚多涉及车险。

比如,江苏保监局8月21日下发的处罚函显示,某大型上市财险公司也存在两大违法行为:一是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二是虚列财务费用。

江苏保监局发现,上述上市财险公司2017年1月份-9月份向深圳某某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支付费用4118万余元用于购买万里通积分并赠送给客户,客户可以使用积分抵扣所交车险保费或兑换车险增值服务,涉及商业车险保费合计1.7亿余元;2017年1月份至10月份,该公司从46家汽车服务供应商购买汽车保养、洗车、划痕等服务内容增送给购买车险的客户,涉及金额424.01万元。

江苏保监局处罚函还提到,2017年4月13日至5月17日,上述上市财险公司以业务招待费、公杂费、劳动保护费等名义报销相关费用合计85130元,套取资金用于业务采购费用支出。

实际上,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虚列费用、还是编制虚假材料,均与财险公司在车险市场的“拼费用”不无关系。就今年车险处罚频发这一现象,东北研报认为有以下三大原因:其一,车险是红海市场,险企间的手续费竞争尤为激烈;其二,商车二次费改落地后,部分险企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将赔付节省的费用转投销售环节;其三,为了迎合监管要求,调低费用率(调高赔付率)。

年初以来,监管压力倒逼财产险公司强化费用管控,银保监会(不含地方监管局)针对险企违规经营累计开出42张监管函和25张行政处罚书,尤其关注财车险等财险销售端的市场乱象,共计约31家财产险公司受牵连。

值得关注的是,未来,车险拼费用乱象或将进一步得到遏制。从8月1日起,保险公司已经陆续开始执行“报行合一”政策。所谓“报行合一”,即保险公司报给银保监会的手续费用需与实际使用的费用保持一致。根据监管此前下发的《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各保险公司向银保监会报送的商业车险手续费上限标准,原则上定为旧车20%、新车25%。

(责任编辑:DF392)

银保监会两个月重罚险企近3500万元8月份寿险公司罚金环比翻倍

下半年以来,财险公司被罚金额最多

本报记者苏向杲

今年下半年以来,银保监会继续加大对保险机构处罚力度。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显示,银保监会及地方保监局7月份和8月份两个月合计对保险机构(含保险中介)罚款3454万元。

分机构来看,今年下半年以来,财险公司被罚最多,7月份及8月份两个月合计被罚2190万元,占罚款总额的63%;中介机构合计被罚742万元,占比21%;寿险公司合计被罚488万元,占比16%。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寿险公司合计罚金占比较少,但环比增速较快。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8月份银保监会对寿险公司罚款345万元,环比大幅飙增140%。

两个月31家险企被罚

今年下半年以来,银保监会对保险机构持续强监管。整体来看,7月份及8月份银保监合计处罚了31家保险公司,50余家保险中介公司(专业中介、兼业中介、公估公司等)。

具体来看,银保监会8月份对保险机构合计处罚1810万元。其中,15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1150万元;9家寿险公司合计被罚345万元;26家中介机构合被罚315万元。

而7月份,监管对保险机构的罚款略低于8月份,合计罚金为1644万元。其中,11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1040万元;5家寿险公司合计被罚143万元;25家保险中介合计被罚427万元。

对比来看,银保监会8月份对保险机构处罚金额环比增加约10%。其中,8月份对财险公司处罚金额较7月份微增,但寿险公司的罚金是7月份的1.4倍。

从近两个月处罚原因来看,保险机构多因如下原因被罚:编制虚假资料、给予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利益、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变更营业场所未按规定报告、临时负责人实际任期超过规定期限并开展业务、销售误导等。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有5家机构被银保监会停业。例如,盛衡保险公估公司因出具的公估报告存在重大遗漏,被河北保监局责令停业3个月;某财险公司徐州中支因虚列财务费用、给予合同外利益,被江苏保监局责令停止接受商车险电销渠道新业务3个月;某寿险公司杭州电销中心因欺骗投保人,被浙江保监局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6个月。

太平财川分领8月最大罚单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有4家保险公司合计被罚超百万元,包括1家寿险公司、3家财险公司。

8月份,单张最大罚单为四川保监局对太平财险做出的处罚,合计被罚135万元。四川保监局8月2日下发的处罚函表示,经查,2016-2017年,太平财险四川分公司存在两项违法违规行为:其一,2016-2017年该公司存在编制或者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的违法行为。其二,2016-2017年该公司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的违法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车险恶性竞争依然是监管处罚的重灾区。今年8月份被罚超百万元的4家险企中,3家险企均为大型财险公司,其中被罚多涉及车险。

比如,江苏保监局8月21日下发的处罚函显示,某大型上市财险公司也存在两大违法行为:一是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二是虚列财务费用。

江苏保监局发现,上述上市财险公司2017年1月份-9月份向深圳某某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支付费用4118万余元用于购买万里通积分并赠送给客户,客户可以使用积分抵扣所交车险保费或兑换车险增值服务,涉及商业车险保费合计1.7亿余元;2017年1月份至10月份,该公司从46家汽车服务供应商购买汽车保养、洗车、划痕等服务内容增送给购买车险的客户,涉及金额424.01万元。

江苏保监局处罚函还提到,2017年4月13日至5月17日,上述上市财险公司以业务招待费、公杂费、劳动保护费等名义报销相关费用合计85130元,套取资金用于业务采购费用支出。

实际上,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虚列费用、还是编制虚假材料,均与财险公司在车险市场的“拼费用”不无关系。就今年车险处罚频发这一现象,东北研报认为有以下三大原因:其一,车险是红海市场,险企间的手续费竞争尤为激烈;其二,商车二次费改落地后,部分险企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将赔付节省的费用转投销售环节;其三,为了迎合监管要求,调低费用率(调高赔付率)。

年初以来,监管压力倒逼财产险公司强化费用管控,银保监会(不含地方监管局)针对险企违规经营累计开出42张监管函和25张行政处罚书,尤其关注财车险等财险销售端的市场乱象,共计约31家财产险公司受牵连。

值得关注的是,未来,车险拼费用乱象或将进一步得到遏制。从8月1日起,保险公司已经陆续开始执行“报行合一”政策。所谓“报行合一”,即保险公司报给银保监会的手续费用需与实际使用的费用保持一致。根据监管此前下发的《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各保险公司向银保监会报送的商业车险手续费上限标准,原则上定为旧车20%、新车25%。

责任编辑:杜琰SF007

本报记者苏向杲

今年下半年以来,银保监会继续加大对保险机构处罚力度。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显示,银保监会及地方保监局7月份和8月份两个月合计对保险机构(含保险中介)罚款3454万元。

分机构来看,今年下半年以来,财险公司被罚最多,7月份及8月份两个月合计被罚2190万元,占罚款总额的63%;中介机构合计被罚742万元,占比21%;寿险公司合计被罚488万元,占比16%。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寿险公司合计罚金占比较少,但环比增速较快。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8月份银保监会对寿险公司罚款345万元,环比大幅飙增140%。

两个月31家险企被罚

今年下半年以来,银保监会对保险机构持续强监管。整体来看,7月份及8月份银保监合计处罚了31家保险公司,50余家保险中介公司(专业中介、兼业中介、公估公司等)。

具体来看,银保监会8月份对保险机构合计处罚1810万元。其中,15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1150万元;9家寿险公司合计被罚345万元;26家中介机构合被罚315万元。

而7月份,监管对保险机构的罚款略低于8月份,合计罚金为1644万元。其中,11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1040万元;5家寿险公司合计被罚143万元;25家保险中介合计被罚427万元。

对比来看,银保监会8月份对保险机构处罚金额环比增加约10%。其中,8月份对财险公司处罚金额较7月份微增,但寿险公司的罚金是7月份的1.4倍。

从近两个月处罚原因来看,保险机构多因如下原因被罚:编制虚假资料、给予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利益、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变更营业场所未按规定报告、临时负责人实际任期超过规定期限并开展业务、销售误导等。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有5家机构被银保监会停业。例如,盛衡保险公估公司因出具的公估报告存在重大遗漏,被河北保监局责令停业3个月;某财险公司徐州中支因虚列财务费用、给予合同外利益,被江苏保监局责令停止接受商车险电销渠道新业务3个月;某寿险公司杭州电销中心因欺骗投保人,被浙江保监局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6个月。

太平财川分领8月最大罚单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有4家保险公司合计被罚超百万元,包括1家寿险公司、3家财险公司。

8月份,单张最大罚单为四川保监局对太平财险做出的处罚,合计被罚135万元。四川保监局8月2日下发的处罚函表示,经查,2016-2017年,太平财险四川分公司存在两项违法违规行为:其一,2016-2017年该公司存在编制或者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的违法行为。其二,2016-2017年该公司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的违法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车险恶性竞争依然是监管处罚的重灾区。今年8月份被罚超百万元的4家险企中,3家险企均为大型财险公司,其中被罚多涉及车险。

比如,江苏保监局8月21日下发的处罚函显示,某大型上市财险公司也存在两大违法行为:一是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二是虚列财务费用。

江苏保监局发现,上述上市财险公司2017年1月份-9月份向深圳某某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支付费用4118万余元用于购买万里通积分并赠送给客户,客户可以使用积分抵扣所交车险保费或兑换车险增值服务,涉及商业车险保费合计1.7亿余元;2017年1月份至10月份,该公司从46家汽车服务供应商购买汽车保养、洗车、划痕等服务内容增送给购买车险的客户,涉及金额424.01万元。

江苏保监局处罚函还提到,2017年4月13日至5月17日,上述上市财险公司以业务招待费、公杂费、劳动保护费等名义报销相关费用合计85130元,套取资金用于业务采购费用支出。

实际上,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虚列费用、还是编制虚假材料,均与财险公司在车险市场的“拼费用”不无关系。就今年车险处罚频发这一现象,东北研报认为有以下三大原因:其一,车险是红海市场,险企间的手续费竞争尤为激烈;其二,商车二次费改落地后,部分险企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将赔付节省的费用转投销售环节;其三,为了迎合监管要求,调低费用率(调高赔付率)。

年初以来,监管压力倒逼财产险公司强化费用管控,银保监会(不含地方监管局)针对险企违规经营累计开出42张监管函和25张行政处罚书,尤其关注财车险等财险销售端的市场乱象,共计约31家财产险公司受牵连。

值得关注的是,未来,车险拼费用乱象或将进一步得到遏制。从8月1日起,保险公司已经陆续开始执行“报行合一”政策。所谓“报行合一”,即保险公司报给银保监会的手续费用需与实际使用的费用保持一致。根据监管此前下发的《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各保险公司向银保监会报送的商业车险手续费上限标准,原则上定为旧车20%、新车25%。

(责任编辑:何一华HN110)

银保监会官网资料显示,近期“涉房”相关项目被监管处罚数量有所提升。11月以来,已有5家银行因贷款违规“涉房”收到银监部门开出的10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逾400万元。与去年同期3家银行、6张罚单、200余万元罚金相比,监管从严趋势明显。

11月1日,宣城银监分局接连开出6张罚单,均指向房地产违规业务,其中安徽广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个人贷款资金用于房屋按揭贷款首付”被罚,江苏吴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德支行因“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被罚,针对两银行及相关责任人累计罚款135万元。正规配资平台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11月2日被深圳银监局罚款80万元,其中一项为流动资金贷款借道第三方流入房地产项目。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被罚款18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3.6248万元,其中一项为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和楼市。上海银行因“对某同业资金违规投向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合规性审查未尽职”被罚没50万元。

除了事由明确指向违规流入房地产的罚单,违规发放贷款、信贷资金贷后监督不力导致客户未按合同用途使用授信等信贷业务相关领域也是监管重点。上海银监局10月19日一天内连开15张罚单,农业银行、渣打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等13家金融机构的分支行或信用卡中心,均因涉嫌个人消费贷款违规发放和挪用被责令整改,并处以合计1040万元的罚款,另有两名涉事从业人员受到警告处罚。正规配资平台农业银行义乌分行、浙江磐安农村商业银行也曾因信贷资金用于支付购房首付款被罚,正规配资平台邮政储蓄银行杭州市分行由于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以及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违规流入股市被罚。

业内人士表示,违规放贷或信贷资金监督不力极易导致借款人违约风险和骗贷案的发生,给银行信贷资金安全埋下风险隐患。此外,信贷资金绕道流入股市、楼市等,会导致居民杠杆率上升以及股市、楼市泡沫增加。

(原标题《多家银行违规输血楼市吃罚单》,原作者向家莹。编辑黄莹)

导报讯(记者段海涛)近日,银保监会在其官网公布最新一批处罚决定,万向信托股份公司因“房地产项目贷款审批管理不审慎”被罚30万元。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已有9家信托公司收到监管部门开出的13张罚单,从处罚案由来看,涉房地产贷款违规已成信托公司被罚的一个主要原因。

7月3日,银保监会网站发布的银监会浙江监管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万向信托因房地产项目贷款审批管理不审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被处以30万元罚款,作出处罚决定的日期为2018年6月14日。

据了解,万向信托5月份刚完成股份制改造,由有限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并于2018年5月29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并换发营业执照。资料显示,万向信托注册资本13.39亿元,控股股东为正规配资平台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其他股东还包括浙江烟草投资公司、中邮资产管理公司、巨化集团、浙江金控等。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已是万向信托今年以来第二次被处罚。今年1月,万向信托因“违规要求提供担保”被浙江银监局罚款20万元。

而从行业情况来看,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共有9家信托公司收到各地银监局开出的13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为470万元。无论是处罚公司数量、罚单数量还是罚款金额,相比去年同期都呈现明显增加态势。

比如1月份,厦门信托因“内部控制管理不到位,信托业务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厦门银监局罚款40万元,厦门银监局还责令厦门信托对直接负责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

不过,自3月份以来,信托公司因“涉房涉地”被处罚的情况明显增多,如平安信托因违规向土地收购储备中心放贷,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深圳银监局罚款30万元;光大兴陇信托因将信托资金违规用于土地储备贷款,被甘肃银监局罚款30万元。

有分析认为,严监管形势下,监管处罚将会升级,信托公司合规风险管理压力会进一步增大。而房地产信托历来是信托公司的主要业务品种,尤其是在房企融资渠道不断收紧的背景下,以信托为代表的非标融资已成为部分中小房企资金来源。在此情况下,信托公司应以“业务合规”为原则,在积极开展房地产业务的同时,加强合规审查和监管沟通,避免监管处罚带来的各种风险。

银保监会官网资料显示,近期“涉房”相关项目被监管处罚数量有所提升。11月以来,已有5家银行因贷款违规“涉房”收到银监部门开出的10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逾400万元。与去年同期3家银行、6张罚单、200余万元罚金相比,监管从严趋势明显。

11月1日,宣城银监分局接连开出6张罚单,均指向房地产违规业务,其中安徽广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个人贷款资金用于房屋按揭贷款首付”被罚,江苏吴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德支行因“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被罚,针对两银行及相关责任人累计罚款135万元。正规配资平台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11月2日被深圳银监局罚款80万元,其中一项为流动资金贷款借道第三方流入房地产项目。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被罚款18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3.6248万元,其中一项为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和楼市。上海银行因“对某同业资金违规投向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合规性审查未尽职”被罚没50万元。

除了事由明确指向违规流入房地产的罚单,违规发放贷款、信贷资金贷后监督不力导致客户未按合同用途使用授信等信贷业务相关领域也是监管重点。上海银监局10月19日一天内连开15张罚单,农业银行、渣打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等13家金融机构的分支行或信用卡中心,均因涉嫌个人消费贷款违规发放和挪用被责令整改,并处以合计1040万元的罚款,另有两名涉事从业人员受到警告处罚。正规配资平台农业银行义乌分行、浙江磐安农村商业银行也曾因信贷资金用于支付购房首付款被罚,正规配资平台邮政储蓄银行杭州市分行由于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以及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违规流入股市被罚。

业内人士表示,违规放贷或信贷资金监督不力极易导致借款人违约风险和骗贷案的发生,给银行信贷资金安全埋下风险隐患。此外,信贷资金绕道流入股市、楼市等,会导致居民杠杆率上升以及股市、楼市泡沫增加。

【关注百家号新浪乐居,掌握购房好时机。】

银保监会官网资料显示,近期“涉房”相关项目被监管处罚数量有所提升。11月以来,已有5家银行因贷款违规“涉房”收到银监部门开出的10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逾400万元。与去年同期3家银行、6张罚单、200余万元罚金相比,监管从严趋势明显。

11月1日,宣城银监分局接连开出6张罚单,均指向房地产违规业务,其中安徽广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个人贷款资金用于房屋按揭贷款首付”被罚,江苏吴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德支行因“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被罚,针对两银行及相关责任人累计罚款135万元。正规配资平台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11月2日被深圳银监局罚款80万元,其中一项为流动资金贷款借道第三方流入房地产项目。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被罚款18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3.6248万元,其中一项为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和楼市。上海银行因“对某同业资金违规投向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合规性审查未尽职”被罚没50万元。

除了事由明确指向违规流入房地产的罚单,违规发放贷款、信贷资金贷后监督不力导致客户未按合同用途使用授信等信贷业务相关领域也是监管重点。上海银监局10月19日一天内连开15张罚单,农业银行、渣打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等13家金融机构的分支行或信用卡中心,均因涉嫌个人消费贷款违规发放和挪用被责令整改,并处以合计1040万元的罚款,另有两名涉事从业人员受到警告处罚。正规配资平台农业银行义乌分行、浙江磐安农村商业银行也曾因信贷资金用于支付购房首付款被罚,正规配资平台邮政储蓄银行杭州市分行由于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以及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违规流入股市被罚。

业内人士表示,违规放贷或信贷资金监督不力极易导致借款人违约风险和骗贷案的发生,给银行信贷资金安全埋下风险隐患。此外,信贷资金绕道流入股市、楼市等,会导致居民杠杆率上升以及股市、楼市泡沫增加。

银保监会官网资料显示,近期“涉房”相关项目被监管处罚数量有所提升。11月以来,已有5家银行因贷款违规“涉房”收到银监部门开出的10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逾400万元。与去年同期3家银行、6张罚单、200余万元罚金相比,监管从严趋势明显。

11月1日,宣城银监分局接连开出6张罚单,均指向房地产违规业务,其中安徽广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个人贷款资金用于房屋按揭贷款首付”被罚,江苏吴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德支行因“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被罚,针对两银行及相关责任人累计罚款135万元。正规配资平台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11月2日被深圳银监局罚款80万元,其中一项为流动资金贷款借道第三方流入房地产项目。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被罚款18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3.6248万元,其中一项为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和楼市。上海银行因“对某同业资金违规投向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合规性审查未尽职”被罚没50万元。

除了事由明确指向违规流入房地产的罚单,违规发放贷款、信贷资金贷后监督不力导致客户未按合同用途使用授信等信贷业务相关领域也是监管重点。上海银监局10月19日一天内连开15张罚单,农业银行、渣打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等13家金融机构的分支行或信用卡中心,均因涉嫌个人消费贷款违规发放和挪用被责令整改,并处以合计1040万元的罚款,另有两名涉事从业人员受到警告处罚。正规配资平台农业银行义乌分行、浙江磐安农村商业银行也曾因信贷资金用于支付购房首付款被罚,正规配资平台邮政储蓄银行杭州市分行由于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以及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违规流入股市被罚。

业内人士表示,违规放贷或信贷资金监督不力极易导致借款人违约风险和骗贷案的发生,给银行信贷资金安全埋下风险隐患。此外,信贷资金绕道流入股市、楼市等,会导致居民杠杆率上升以及股市、楼市泡沫增加。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